照片长廊

标题: 嵊州的山区
发布时间 2019-08-07 18:01 浏览数

在盘亘环绕之中进入嵊州的山区,我忍不住好奇地频频往窗外望。景色一重重地斜向倒退,时间长了,便看得有些倦,哈欠于是一个个接踵而至了。半山腰即是路的尽头,车子缓缓在一个上坡停下的时候,我竟然还没反应过来——一张陌生但洋溢着热情的脸隔着车窗玻璃朝我微笑,一点点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——我回以他一个微笑,虽然嘴角的僵硬让我自己都略感尴尬。

隐于青林翠竹之间的,是一栋古香古色的小楼,门外有块铭牌,刻着“夕回”二字。粗粗一眼,古朴大气兼具简单玲珑的样式便让我微微有些动心。经历了白昼苦累铅华的洗礼,日暮将至之时若能有这样一个归宿,想来也是一种别样的幸福。当真无愧这雅正的名字,我默默感叹。

推开厚重的木门,入眼是一个干净的小院,屋内则是别有洞天。住处在二楼,房间内也贯彻了整栋小楼的风格,是整洁的大通铺,还有供人坐的草团。每间屋外都有一块词牌名,与一楼大厅里的茶具遥相呼应,更显主人家的用心与高雅。放好行李,暮色已初临山间,我百无聊赖地走到露台上,不经意抬头的刹那,时间攥住了脚步,怔忡间,心魂俱摄。

那是我未曾见过的壮丽山河,此刻在殷红如血的残阳下如古老的画卷般徐徐展开。重重叠叠的山峦肃穆地成为山脚小镇的倚仗,即便是镀着暖光也藏不住的厚重沧桑蹉跎了几百年的光阴荏苒。山上不远处联袂的房屋已有隐隐的微弱灯火,在夕日的残照中明灭可见。浮光掠影,飞鸟啾鸣之间,又是白驹过隙,云卷天光而去,叫人难忍心悸,却又舍不得从中抽离。饶是定力再好的人,恐怕也会在这江山如画中失了神。

我喜欢历史,爱读古文,也许是因为长时间浸染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,一瞬间,我恍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罔顾他人乃至自身性命,呕心沥血操持摆弄着权术诡计,只为了有朝一日能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,傲视天下群雄。眼望江山万里,心中的壮志豪情喷薄欲出——幸亏时代早已被颠覆,否则,这数万顷土地之下,不知又要埋藏多少人的枯骨。

细细想来,中国能从久远的从前走到如今的泱泱大国实属不易,遑论其间坎坷曲折。当年唐太宗一句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”已成为亘古不变的真理——舟乃不稳之物,随水而走,且压不住水,随时有倾覆的可能。祸起萧墙从来都不是空穴来风、无稽之谈,从数不胜数的帝王之争到后来局势混乱的年代,千百年间始终纷争四起硝烟不断,好不容易平定了外患,内乱就接踵而至……这段暗河中的颠沛流离,只是粗略感受就让人止不住地叹息。

 Top